万搏体育官网-科创未来借道资本市场是“华山一条路”丨洪校长的投资课

万搏体育官网-科创未来借道资本市场是“华山一条路”丨洪校长的投资课

第二个层面,我们讲发展路径。科技创新一定要发展,这一次跟过去不一样。我们原来的科创有过发展路径——投资军工,是由于军工技术买不来,被迫投资军工,所以我们国家很多科技创新来自于军工。但这个路径比较特别,发展国防军工虽然国家巨额投入,但最大弊端是投入产出比不高。如果我们民用的、支持经济发展的科创,也要国家不计成本的投入来支持科创发展,这是不现实的。

如何实现资本与科技的有效转化?

西方有很成功的一条路——硅谷的发展:资本和科技创新的高度融合。

1.硅谷借道资本市场:

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起源地就是硅谷。硅谷在科创的发展方面是借助的资本市场,这正是美国近二十年“实体经济”领域中最大的财富创造机制。注意,在这套财富创造机制中并不重视其实体运营是否盈利。互联网公司在美国上市的普遍规律是:上市时亏损,上市后长期不盈利也无所谓,只要能拢住资本市场的信心。而高度集中于互联网的美式风投也不是靠投资对象的经营利润赚钱,而是靠“创造市值”并转手来赚钱。

对于硅谷的科技型企业而言,美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主要为企业成熟期的上市以及风险资本的退出提供了平台,使资本在科技创新的后期能够平稳着陆并构成一个资本的良性循环。

2.资本与科技的有效转化:

硅谷作为迄今为止最成功的科技创新园区,其有着高度成熟的金融市场:风险投资、科技银行体系和多层次资本市场。能够有效地将资本与科技生产力转化行为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为科技创新铺平道路。

美国金融市场结构跟中国的区别:

▲中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美国以直接融资为主。中国金融自由度全球排名靠后,货币超发严重,股票市值约为美国的1/4,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高达63%;

▲中国以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为主,风险偏好低,倾向于向国企、传统低风险行业放贷;美国以直接融资为主,风险投资发达,有利于推动实体经济和高科技的创新。2017年中国间接融资占比75%,直接融资占比25%;美国直接融资占比达到80%,间接融资约占20%。

▲中国金融业深化程度不够,自由度偏低,对外开放程度不够。根据美国传统基金协会2017年公布的金融自由度指数,中国金融自由度为20,全球排名第120位,美国金融自由度为70,全球排名第20位。

▲中国M2/GDP比重为美国的2.8倍,货币大量超发。2017年底中国货币供应量(M2)为24.8万亿美元,占GDP比重202.8%;美国货币供应量为14万亿美元,占GDP比重71.4%。

现阶段讲的美国制造业回归,这跟我们讲的传统制造业是不一样的。它其实是新型制造业,也是知识产权更高的产业,真正制造的价值并不高,而是其它附加值更高。从这个角度来讲,美国的金融体系跟他的经济发展是完全匹配的。虽然硅谷处于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全球创新中心地位,但这两大功能正加速向中国转移。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在资本市场上的崛起,以及科创板成为中国新经济的一个加速器作用正在形成。中国资本市场如果能及时做出重大改革,会加速中国向全球创新中心转型。

借道资本市场,发展科创是华山一条道

近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在实体经济层面突飞猛进,规模赶超美国已不是梦想。但是在资本市场及其带动的金融体系方面,我们显然还没有一个可以和美国相提并论的强大系统。而我们国家问题恰恰出在这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科创会弱,民营也会比较弱的原因。

1.中美科创企业差距

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数量比美国少6家,但国企多民企少,集中在资源垄断性行业及金融部门,美国在生命健康科技领域上榜企业较多。

▲行业分布:中国上榜的企业主要集中在金融业、能源、炼油、采矿、房地产和工程与建筑行业,而以生命健康等科技行业上榜企业较少;美国上榜企业分布在金融、能源、电子、通信、装备制造等行业。

▲企业盈利:美国苹果公司排在第一位,利润483亿美元;而中国进入利润榜前十的是四大国有银行。

▲GDP占比:目前美国科技类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DP比重高达39.83%,而中国该比例仅为16.42%,美国科技股GDP占比是中国的2.43倍。

▲市值差距:当前美国科技类上市公司总市值约为7.72万亿美元,而中国这一数值仅为2.08万亿美元,两者相差近4倍。

综上来看,中国科技产业集中度仍然比较低。因此,未来中国科技产业龙头公司仍应进一步做大做强,方能与美国同行进行更有效的竞争。

2.归根结底都是“金融”的问题

① 我们以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体系,无法支撑创新型科技的发展。由于创新经济或高科技产业,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或产业形态的快速变迁,因没有抵押品而较难借到银行贷款。因此,2018年出现大量民企上市公司质押爆仓的情况,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更是屡见不鲜。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78%的银行贷款给了央企和国企,不到20%给了民营企业。

② 以硅谷为代表的创新产业,直接融资比重明显高于中国。另外,新兴市场中,韩国资本市场近年来也是伴随三星等高科技产业的快速崛起而迅速发展起来的。这就是为什么资本市场的发展往往与高科技或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是紧密相连的。

基于上述,才有大领导的讲话,实际上宣布这个消息原本应该由交易所总经理来公布的,可见这个是国家战略层面的顶层设计。即然资本市场可以解决国运的问题,那么借道资本市场发展科创是华山一条道,虽然中间会有曲折,但最终必须走到这里,否则不可能成功。

资本市场能否担起这个责任?

即然借道资本市场,那么资本市场能否担起这个责任?我告诉你,现在的股市是绝对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每周发行几只IPO大家都很紧张,因为市场承受力不够。如果注册制有效实施,企业上市进程加快、周期缩短,而以当前这样的速度,显然无法与之匹配。

▲科创有大量的企业都等着上市,如果只融资几百个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资本市场肯定要为科创企业输送上万亿资金,才可以实现科创未来。现在这个市场不可能担负起这样的责任,只是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大家只盯着科创而忘了板。

上述来看,现在的市场不能担起这个责任。即然不借道资本市场就无法完成科技创新的目标,那么这几个问题恰恰是我们能够做到的。

建立一个强大的、充满活力的资本市场,这是大家形成的共识。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我们用了“科创未来”这个词。这个过程可能会有曲折,但一定会完成这个发展路径。所以,下一集我们会讲“如何让市场能够担负起这个责任?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期待?”

文章作者

第一财经

打开第一财经APP,阅读体验更佳